出租屋

来源: 鬼大大鬼故事 分类: 鬼故事 发布时间: 2019-01-07 03:21:54

  张风看完我写的日志《路灯惊魂》后,留给我的评论。我从中看到他对我的经历嗤之以鼻,我知道他根本不相信,他是一个无神论者。

  我和张风是实验中学初一认识的,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是交心的朋友。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有志气的人,很多人都这么认为。

  记忆回到初三,张风这小子在我们“刘善人庄”租了一个二层的房间。他说不愿意在英才公寓住下去了。那时候,王震杰还没有和张风合租。很巧的是,张风租住的地方,距离我奶奶家只有三十多米。我每次中午吃完饭都会找他然后和他一起去上学。

  张风的房东我也认识,不过我每次见到他,心里都会有一丝的害怕。因为房东整个人长得很干瘦,脸色蜡黄,看任何人也没有表情,我也没见他笑过,整个人就像长期吸毒了一样。不过他的女儿却很漂亮,叫刘燕,二十来岁,小巧的身材,暴露的穿着,浑身散发出一阵风骚的韵味。他的弟弟刘杰,是我最想念的人,我叫他杰哥。杰哥比我大五岁,小时候我被别人欺负,他知道后,总是会去教训那些欺负我的人。而且,还带我去游戏厅玩拳皇,虽然我老是打不过他。他也经常请我吃东西,我也非常的崇拜他。不过算起来,我和杰哥差不多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。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。

  我吃完午饭,就去找张风。连接张风所在的二层的是房东自己垒的阶梯,不过阶梯不长,还真有点抖。张风房间是第二间,我推门进去。虽然来过很多次了,但是每次房间都是同样的脏乱差。我四周看了一圈,靠近门的地方是一个老旧的大桌子,上面有一个正在煮方便面的电锅。各种牌子的方便面的调料和包装袋堆了一桌子。张风正躺在那相比之下还算干净的破床上,床头边摆着一个小破书桌。

  房东还真是抠门啊,我知道这个房间是以前杰哥住的。那时候房间可是干净无比,到处都有精致的摆设。可杰哥不住了以后,房东就把这里的东西换成了张风现在所使用的破烂。

  张风见我来了,头抬了一下,说:“来了,薪哥。”

  “你咋还没吃饭呢,又煮方便面。”说着,我从口袋里拿出几根火腿肠,递给张风。

  这小子也不客气,接过就吃。我看了看水快开了的电锅,对他说:“你的饭好了,快吃去吧,把床让给我。”

  一边说,一边把张风从床上拽起来,我自己则躺在床上。张风拿着碗去盛他的方便面大餐去了,我则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儿。

  “快走的时候,叫我一声啊。”我说了一句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张风的声音传来。伴随着张风“吸溜吸溜”吃饭的的声音,我也睡着了。夏天就是一个让人犯困的季节。

  朦胧中,我感觉床往下坠了一下,我以为张风吃完饭坐在了床上。我伸出脚想去踹他,“咦?”没踹到,这小子还挺会躲的。我又踹了一脚,还是没踹到,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儿。因为是张风躲开的话床一定会晃动的,可是我没感觉床晃动啊。我猛地睁开眼,整个房间只有我一人,张风呢?

  不过随即楼下传来的抽水机“嗡嗡”的声告诉我,张风在抽水。张风每次快要去学校的时候,总是会抽水,洗洗头,洗洗脸啊,再刷刷他的臭鞋,我无聊的想着。

  这时,我感觉床又轻了一下,就像一个人坐在床上又站起来一样。这么热的天气下,我却感到后背发凉。我有些害怕了,就这样我傻傻的坐在床上三分钟,再也没有感到床的变化后。我才呼出一口气,心想刚才可能是我刚睡醒脑子有点迷糊,身体系统有点紊乱,大脑判断失误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……

  晚上,我躺在床上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梦中,我来到了张风的租住的房间,这时房间已经换然一新,干净无比,四周都有新的家具,有一个男人背对我坐在了床上。

  我看到那个男人熟悉的背影,激动地跑过去,“杰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我兴奋的说道。

  男人缓缓转过身体,正是那个曾经带自己去游戏厅打拳皇,帮自己出气的杰哥。只是杰哥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苍白,但嘴角依然挂着熟悉的微笑,杰哥张开嘴,轻轻地说:“小薪,一年不见,你怎么又胖了。”

  听着杰哥开我的玩笑,我也不生气,急切的问道:“杰哥,这一年你干什么去了,也没有一点信息。”

  杰哥听了我的话,轻叹一口气,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对我说:“小薪,如果我不在了,你也不要伤心,就像小时候我教你的,要坚强。”

  我听着杰哥的话,心里产生一丝不安,难道杰哥……没有容我想下去,杰哥就说:“其实我一年前外出打工的时候就已经被车撞死了,当时我只想再回家看看我的父母和姐姐,也想再看看你。今天下午你感觉,床突然下沉然后又轻了的原因,就是因为我。你每次找你同学的时候,我都会看到你,只是你看不见我。”

  我听了杰哥的话,泪水不住的往下落,嘴里也大声的哭喊道:“为什么,这是为什么,杰哥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杰哥看到我这个样子,假装鄙视的说:“小薪,怎么又跟小时候一样了,动不动就哭。”

  我没有反驳杰哥,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杰哥的死,让我一时不能接受。这时杰哥又说:“小薪,其实我是来让你看我最后一面的。我该走了,我不能再飘荡在人间了,你以后要好好努力,要……做……自己……喜欢的……事情……”

  听到杰哥的话,我猛地伸出双手,想抓住他,可是我的手却穿透杰哥的身体,杰哥的身体,就像空气一样始终抓不到。杰哥身体慢慢的消散,但是他苍白的脸上的微笑却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。

  我醒了,抚摸着被泪水打湿的枕头。

  ……

  “看,是高薪,我们用石子扔他。”几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正在朝一个同样四五岁的小男孩扔石子,被扔的小男孩躲闪不及,被砸到了肚子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。

  这时,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快速跑来这里,挡在了哭泣的小男孩的身前。气愤的指着那些扔石子的小男孩们,说:“你们再敢扔一下,我就打你们。”

  那些小男孩吓得跑了。八九岁的小男孩转过身,对着哭泣的小男孩说:“小薪,别哭了,怎么跟我姐姐一样。男子汉不能哭。”

  哭泣的小男孩听了,慢慢擦干眼泪,对着面前的男孩说:“谢谢你,杰哥。”

  ……

  游戏厅内,人流涌动,在拳皇游戏的机子前,有两个男孩在pk,大一点的男孩表情自然,手法娴熟,连招不断。而旁边年纪稍小的男孩,则是满头大汗,用手使劲的拍着按键。所控制的草稚京确实血不多了。伴随着游戏机里面发出的一声“K.O”,年龄稍小的男孩一脸崇拜的看着旁边比他大一点的男孩,佩服的说:“杰哥,你真厉害,又是一个人打败我三个人。”

  年龄稍大的男孩则是微微的笑了一下说:“小薪,以后多练练,你也会像我一样的。”

  ……

  回忆小时候,我的泪水又止不住的往下落,杰哥,我会记住你的话,我一定会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  ……

  这些事情,我也没有对张风说过,我知道他不信。
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