骗鬼

来源: 鬼大大鬼故事 分类: 鬼故事 发布时间: 2019-01-07 03:22:03

  “啊……”一声凄厉叫声尖锐的划破夜空,在某角落深处的街道口猛地窜出一道人影,几个转弯后,那道身影渐渐的融入了黑暗中……

  “呯” 的一声巨响,门被狠狠的关上,一道身影猛的坐落在沙发上,整个人伏着腰,把头深深的埋在两腿之间,双手不断的揪着头发,身形一边颤抖着一边带着哭腔嘀咕着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。25岁的孙群今晚在酒吧和朋友们玩了一通宵的派对晚会,直到凌晨4左右派对晚会结束,他一人跌跌撞撞的独自回去,由于喝太多酒,在清醒与模糊的半醉状态,他感觉前面走着一个打扮时尚穿着极少的女孩子,顿时酒起色心,看了四下无人,就悄悄地追上去,从女孩的背后,死死的捂住她的嘴,女孩发不出声音,只能一边挣扎着一边被脱进了暗黑的街道里。

  黑暗中,由于女孩性情激烈,拼死挣扎和反扑下踢中了孙群的命根,极度愤怒的孙群忍着剧痛抓住跑向街口的女孩,手里从口袋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,狠狠的刺进了女孩的肚子,女孩惨叫一声把孙群的醉意吓醒,看向倒在血泊里的女孩,孙群眼里充满了慌乱,嘴角一直哆嗦的说:“我杀人了,我杀人了……”,慌忙过后,孙群脸色闪过一丝决绝,转身跑出街道口……

  一想到这,孙群猛的抬起头,狼狈惊慌等各种情绪爬满整个面孔,一丝灵光闪过布满血丝的眼球:“糟糕,刚才走的慌忙,不知道有没有留下证据在现场!”一翻思想斗争过后,孙群决定再回到现场看看,不能遗漏任何蛛丝马迹。来到现场不远处,发现那条街道停满了几辆警车,现场被警察封锁,孙群知道自己难以进去了,只能内心祈祷着现场没有遗留自己的证据。

  几天后,由于现场没有相关证据和线索,也没有任何见证者,此案只能被搁置下来。孙群心里非常庆幸能逃过一劫,不过,这几天夜晚他一直梦到女孩化作厉鬼来向他索命,每次惊吓导致孙群神经衰弱脸色憔悴。孙群受够了这样的折磨了,他经别人介绍,茅山道的现任传人李亦道是个很出名的驱鬼大师,多数鬼怪他都能降伏。

  找到李亦道的时候,孙群有点吃惊,面对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大师竟然是年过半百的老头,不仅秃头而且还是个瘸子,跟心中所想像的差入很大。在打量老人的同时,李亦道也在打量孙群,许久,老人打破了这丝平静:“孙先生,你的来意我清楚,但是,我年事已高,也退隐多年了,帮你去对付那个女鬼,恐怕是有心无力,希望你能理解!”孙群心里顿时充满一丝绝望与慌乱,但还是不死心的问:“李师傅,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?求您了,您一定有办法救我的。”

  老人沉默不语,静静的坐在八仙桌旁喝茶,看到这里,孙群突然跪在老人面前,哀声求道:“李师傅,我知道错了,求您帮我度过这次难关吧,求您了!”孙群声音带着一丝哭腔,让老人有些于心不忍,“唉,办法是有,不过我不能替你出手,这事本是你对不住人家的,我若是帮你对付那个女鬼,日后我就要承担你的业障,我这条腿就是个活鲜鲜教训!”孙群一听急忙抓着老人的手说:“李师傅,只要能度过,要我怎么做都行。”

  老人没说话,迈开脚步一瘸一拐的走出去,回来时,手里拿着一张黄符递给孙群说:“回去之后,把你的生辰八字写在这张符上,然后滴上你的血,把你的头发、指甲用这张符包起来,之后去菜市场买一只活的公鸡,把包好的符让公鸡吞下去,最后用一根红线把公鸡绑在你睡觉的床上,你则躲进床底,记住,午夜子时到来之前一定要准备好,这个过程中这只鸡会代替你受这个业障,女鬼来时,会把床上的鸡看成是你,会把公鸡给杀死,把女鬼骗过怨气一消才会去投胎。所以,不管你听到了什么都要沉住气来,等到天亮你才能爬出床底!”孙群走后,老人独自嘀咕着:“能否度过今晚,就要看你的造化了……”

  夜幕降临,层层的乌云挡住了月光和星光,犹如黑色的布幕把天空给盖住了。按照老人的吩咐,孙群一一办好后,便早早的躲进床底。此时临近12点,孙群心里格外紧张与不安,四周静悄悄的一片死寂,除了公鸡时不时会挣扎发出的声音,其余都静的可怕,心跳就像在敲钟一样,怎么都不能平复下来。就在这时候,“咔咔咔……”一阵木头相互摩擦的声音传来,床底下的孙群心里仿佛被狠狠一揪,他知道门被打开了,一阵阴风灌进了床底,冷得孙群忍不住打颤,孙群就这样僵直的趴在床底不敢乱动,连呼吸平率都刻意减缓,他更害怕女鬼突然把头探到床底。

  这时,公鸡一阵阵惨叫,孙群感觉到床不停的在剧烈抖动,更听到那种皮肉撕裂的声音,孙群双手捂着耳朵,更加害怕的紧紧的贴着地面,大气不敢出。许久后,随着公鸡的惨叫声衰弱下来,床也跟着慢慢停止了抖动,一切归于平静,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,孙群害怕极了,他感觉今晚的心跳比他这辈子都要跳的多,他真想就这么跑出去,远远的离开这里,他受不了这样的心里折磨,可是他知道,想活命就必须等天亮才能出去,他怕出去女鬼还没走,那就真的死定了。时间随意孙群的心跳一点一点流逝,天际逐渐发白,一丝亮光透过窗户射进了床底,孙群心里高兴,他知道天亮了,他安全了。

  于是他爬出了床底,看着四周墙壁溅满了鸡血,地板和床上散落碎肉和内脏,并且和鸡毛搅在一起给孙群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,孙群忍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走出卧室,来到阳台,孙群伸起懒腰,心情一阵轻松,贪婪的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暖意,他从来没有感觉活着竟然是这么美好,抬起手腕的表,孙群不禁愣住了,“怎么回事?手表怎么停在12点多?难道……”孙群像是想到了什么,内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一揪。顿时,天旋地转,眼前的景象如玻璃般破碎,画面瞬间回到了卧室里,孙群正把头探出床底的时候,孙群意识下的把头往上一抬,发现女鬼竟然坐在床边诡笑看着他,孙群瞪大眼睛,口张得大大的,似乎想说什么却久久说不出话来……

  “啊……”一声凄厉叫声尖锐的划破夜空……